百万文字论坛综合

首页 >  重庆市

79岁婆婆摔一跤后4子女拒绝赡养

发表于:2019-10-13


79岁婆婆摔一跤后4子女拒绝赡养


住进了敬老院,陈婆婆的褥疮好了,生活起居有人照顾。没想到,9月中旬再起纠纷,竟无人续交赡养费,最终经过法院执行,将费用缴至明年5月。

↑法官找陈婆婆征求意见

摔了一跤四子女不赡养

法院把老人送到敬老院

陈婆婆的4个子女,分别是大儿子何某才,二儿子何某炳,三女儿何某华,四女儿何某玉,此前,陈婆婆一直由4个子女轮流赡养,今年正月期间,在大儿子轮流期间摔了一跤,被诊断为肢体残疾四级,饮食起居不能自理,老大结束照顾后,再无人愿意接手。

据祥福镇东方村民政工作人员何明菊介绍,“大儿子在外务工,大媳妇患有癌症,照顾老人确实困难。”何明菊说,今年3月,大儿媳以陈婆婆的名义将四子女起诉至青白江法院。

考虑陈婆婆特殊情况,青白江法律援助中心为陈婆婆指定了一名法律工作者为诉讼代理人。判决书显示,陈婆婆要求四子女轮流照顾自己,儿子每月支付200元赡养费,女儿每月支付100元赡养费,医药费儿子承担30%,女儿承担20%。

庭审期间,法院调查发现,陈婆婆愿意到敬老院生活。而东方村村上给出意见,早在2017年2月,四子女就签订过协议,约定轮流赡养,可是四子女为此经常发生纠纷,现在陈婆婆需要人24小时照料,四子女对其赡养问题始终未达成一致意见,推诿扯皮。现在如果将陈婆婆交给四子女轮流照顾,村上无法每天进行监管,难以保证其是否切实履行照料义务,故建议将陈婆婆送往养老院等专业机构,以保障老人的生活品质。

“庭审结束后,我们去大儿子家里征求陈婆婆意见,她愿意到敬老院去生活,结合村上意见,我们决定把陈婆婆送到敬老院生活。”承办法官肖敏说,经过与敬老院讨价还价,敬老院收取护理陈婆婆的费用是3800元/月。

开庭审理时,大儿媳已经承诺支付赡养费,可是儿子和女婿都不到场。4月17日,法院作出一审判决,3800元赡养费由4个子女平均分担,一人每月950元。

庭审中,四子女一直想把母亲的财产谈妥后再谈赡养问题。

“判决要给钱了,除了老大都出来闹,闹到中院说要上诉,中院把他们教育了一番,维持原判。”肖敏说,看了判决要给钱,老二老三老幺又想商量4个人轮流照顾,老大不同意。

↑陈婆婆最初连饭都不敢吃,到现在能吃完一大碗

赡养费断档法院强制执行

每个子女交1.2万元,交到明年5月

9月22日,红星新闻记者在祥福中心敬老院见到了陈婆婆,正值饭点,护理员张女士用轮椅推着陈婆婆去食堂吃饭,拌凉粉、鸡蛋羹、丸子碎肉,蒜苔炒肉,午饭一共有4个菜。

“现在她可以自己吃饭了,刚来的时候,吃饭都是小心翼翼的,连饭都不敢吃,我们得给她喂。”张女士说,4月17日,她和院长一起去陈婆婆大儿子家里接人,同去的还有法院、派出所、东方村委会三方工作人员。“陈婆婆躺在床上,身上长了褥疮,都要溃烂了,散发出难闻的气味。”

肖敏介绍说,或许是癌症病人照顾老人非常吃力,大儿媳只能少给老人喝水,免得打理。“去的时候看到裤子都褪到胯下,说是方便打理。”

到了敬老院,陈婆婆也是少吃少喝,起初张女士不解。“陈婆婆说,拉屎拉尿了没有人拉她起床,我安慰她,在这里你随便吃,拉了我们来护理。”张女士说,现在陈婆婆可以自己吃完一大碗饭。

张女士说,3个月前,陈婆婆幺女到敬老院看望,见陈婆婆吃这么多,揶揄敬老院,“你让她吃,吃多了拉得多,敬老院护理不过来,自然就送回家去了。”张女士听后很生气,当即回怼:“不可能,我护理不了,有其他护理人员能干得下来。”

↑护理员给陈婆婆盛饭

据了解,陈婆婆每月3800元的入住费,包括吃、住还有护理费。纸巾还有洗护用品得自带,没有尿不湿,敬老院免费提供了一部分,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。不得已,陈婆婆解手后,护理员直接用水冲洗。此外,陈婆婆在晚11点和4点各起夜一次。“马上冬天了,老是起夜冲洗,对老年人来说太遭罪了。”张女士说,她曾经对几个子女提过多次,要求提供尿不湿和洗护用品,大家都充耳不闻。

敬老院院长何莎说,陈婆婆入住后,老二老三老幺找过她,表示想把陈婆婆接回去照顾。“他们的意思是,让陈婆婆一个人住在自己的房子里,四姊妹轮流过来照顾。”何莎反问:“你们能不能做到24小时有人照顾她?”无人跟她保证。

何莎表示,把陈婆婆送来的是法院,敬老院一直对接的是法院,没有法院同意,肯定不会将陈婆婆送回去。何况,陈婆婆本人表示不愿意再回去。

或许因为年纪大,陈婆婆思维言语均不清晰,只言片语中,陈婆婆告诉记者:“不回去了,在这里挺好的,有人照顾我,我回去的话去哪里呢?都没有家了。”

9月中旬,本该交至敬老院的赡养费又断档了,催要无果,何莎再次联系承办法官肖敏。

肖敏介绍说,法院决定先期执行每人1.2万,交至明年的5月,发现老幺何某玉名下一分钱都没有,执行局把四个人找来谈话。“其他三个人经过谈话都同意给,就老幺不给,执行局给出了限期日期,再不给就直接拘留了,这才给了。”9月22日,肖敏得知无子女出尿不湿的钱,“我明天和镇上联系,实在不行我出。”

↑前排四位女性分别为:大儿媳妇,幺女何某玉,二儿媳妇,三女儿何某华

四子女至今仍在扯皮推脱

三女婿郑某先:我们不管

三女婿郑某先代表三女儿何某华回应了这件事,他介绍说,在十几年前,是两个女儿照顾了母亲几年。

“后来有了征地拆迁有了过渡费,老大才接了过去。”郑某先说,按照最初的协议,是二哥照顾父亲,大哥照顾母亲,母亲的房子和各种补贴都归大哥。两年前,大嫂得了癌症,说好把房子给老二,老二供了一个礼拜不干了,是自己牵头组织大家签订了四子女轮流照顾协议,儿子每个月给200元,女儿给100元,房子划分则是儿子占三成,女儿占两成。

“今年正月间,老二不乐意说他比女儿多出一百,可是各种钱全部在大哥那里,于是闹出纠纷。”郑某先说,按照轮养协议,下一个应该轮到自己,可是因为担心老二不接手,所以自己才没有接手,被大嫂代母亲告至法庭。

目前闹到法院,谁都不占理,判处出来后,郑某先和老二、老幺想把岳母接回来照顾,老大不同意。“四个子女都在,母亲一个人在养老院,名声也不好听的,老大一个月能挣一万多,不像我们经济这么困难。”

问及能否为岳母购买尿不湿,郑某先表示:“不是我们送过去的,我们不管,费用应该包含了这个部分。”

↑陈婆婆在敬老院的床位

老幺何某玉:让老大出钱

老幺何某玉,今年48岁,她否认自己没有赡养母亲,她说前段时间去敬老院看望母亲,看到母亲穿的衣服洗不出原色,自己才给母亲买了两套便宜的衣服,问及能够为母亲购买尿不湿,她表示,让大哥出。

“前面7年都是我在照顾我妈,现在财产全部被我大哥霸占了,得那么多钱,喊他出。”何某玉说,按照父亲在世协议,是大哥负责照顾母亲,二哥负责照顾父亲,可事实上,二哥并没有照顾,父亲一直自力更生。父亲去世后,她独自照顾了母亲7年,农转非后自己出现了高血压和腰椎间盘突出,妈妈重新回到大哥家中,后来姐姐想要过渡费,又把母亲接过去照顾了两年,两年前,大嫂得了癌症,为了协助大哥度过难关,四姊妹协议,一人照顾三个月。

“现在轮到大哥家,我妈是在大嫂家里绊倒的没有拿去医,我自己照顾我妈的时候,我妈生病都是我自己出医药费。”何某玉说,母亲每个月几百元的拆迁安置过渡费、租地费用以及残疾补贴等各种费用都被大哥占了,老二和老三不服气,致使赡养无法轮转。

“现在我妈在世,能给她买吃的就买吃的,能买穿的就买穿的,其他的我一概不管。”何某玉说,她已经付出太多,不要再指望她,“这世界应该是老大做出表率,从来没有听过老幺做出表率。”

老二何某炳:明天去看,现在上班

老二何某炳表示,自己从未说过不赡养母亲,虽然对大哥持有财产不满,但是一直赡养父母。

“下一个应该轮到我妹,我妹不接手,还在商量怎么办,就被大嫂弄到敬老院去了。”何某炳说,母亲在敬老院一年一万多的赡养费,对于打工的他来说,是个不小的压力,“以后贷款都会交这笔钱,法院喊交还能怎么办?”何某炳认为,目前在敬老院有专人护理,他只负责交钱就可以了,再时不时去看望一下,“明天再去看,现在要上班。”

老大何某才:他们不接手,我们告上法庭

老大何某才表示,按照协议四姊妹轮养,可是到期没有接手,老婆得了癌症还在照顾母亲。“我在外地打工,他们让我回家处理,我一家子要养怎么回家?”何某才以很忙为由挂断了电话。

{{wanzhanqun_analysis}} {{website_analysis}} {{website_copyright }}